您的位置: 首页 >美食 > 正文

没等来报复性消费,却等来一纸涨租通知!餐饮老板你还好吗?

2020-06-09 10:30:00来源:

进入6月,眼看生意逐渐恢复,很多餐饮老板却迎来房东的一纸涨租通知。

“3个月房租几十万,实在无力负担,沟通缓交无果,只得闭店。”

“想续租,二房东让给5万喝茶费,不然不租。”

租金,即将成为压死餐饮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5月28号,浙江温州市区“江南小镇”餐饮店店主王峰,与房东重新签下为期三年的房屋租赁合同,租金打了9折,房东主动为其减免半年租金45万元。

这一暖心举措,被无数人点赞。

疫情爆发以来,我们看到很多“中国好房东”纷纷减免租金,为餐企赢得了喘息的时间。

遗憾的是,主动跟进减租的只是少数。大部分餐饮人都无法享受租金减免,有的甚至被业主催租、涨租,搞得疲惫不堪。

01报复性消费没有来,却迎来了报复性涨租

1生意刚有起色,房东就要涨租

上周末,餐见君外出就餐,从餐厅老板处了解到,目前门店的生意刚有了起色,房东就着急涨租。自己好话说尽,也不起作用,愁得彻夜难眠。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餐见君立马询问了身边的一些餐饮老板,发现复工后涨房租,并不是个例。

郑州一家炒鸡店的老板涛哥透漏,上个月,房东提出涨租15%,理由是市场行情原因,物价上涨。

“本来一个月五六万的房租已是难熬,我就第一时间跟房东沟通,看是否有回旋的余地,但房东态度很坚决,不交房租就解除合同。”

房东称自己的商铺当初是按揭买下的,目前还在还贷,涨房租也实属无奈之举。

疫情期间,涛哥和大多餐饮老板一样,并未享受到任何减租优惠,各种成本压力确实大,但总归熬过来了。

眼看着门店生意即将恢复往常,却被一纸通知拦了路。用涛哥的话说:一下子泄了气。

2一两年涨一次房租,谁受得了?

郑经营着一家重庆九宫格火锅,位置在郑州政七街附近,大概150㎡,一直以来生意还可以,一天有一万多营收。

因为疫情,歇业闭店,毫无收入,房东还主动减免了2月份的房租,但三月份房租还得缴纳,6月份续签合同。

可没想到,这个月续租时,却被告知月租要涨3000元。

张钧实在是不理解,这个店面租了近6年,刚开始签的是3年合同,到期后房租涨了800元,自己也接受了,之后续签了两年,到期后又涨了一次。

可没有想到,如今续签房东再涨,并且一下就是3000元。

”以前是三五年一签,现在是一两年,明摆着为涨租创造机会。”

张军说,原本生意好的时候,涨房租也理解,而现在特殊情况下,涨房租就是在逼着自己关店。

“我也考虑过另寻位置,可这几年积累下的老顾客,岂不白白丢失了?”

3二手房东,要五万的茶水费才给续租

田亮的猪肚鸡火锅,开在深圳市车公庙附近,已经3个年头了。

虽然疫情期间遭受了损失,可总归是挺过来了,生意也在慢慢恢复。五月底,却突然宣布关店。

这几天他正在遣散员工,给老顾客发短信致歉说明原因,并把一些储值陆续退了回去。

餐见君询问原因,他说,挺过了疫情,却挺不过房东那一关。

原来,田亮的店铺租期到了,房东不只是要涨租3000元,而且还要5万的茶水费才能续租。

房东的理由是:他如果租给其他人,可以收十到二十万的转让费,反正田亮的租期到了,不给钱就租给别人。

“这不是故意刁难嘛!”

田亮有些气愤,特别是一些二房东,丝毫不在意商家会不会搬走,那样他又可以找新租客,再赚一笔喝茶费。

0263%火锅店老板有租金压力

疫情后,虽然各地商场陆续免租,但减免期限十分有限,餐饮商户和商场博弈摩擦不断,各地抗议活动频发。

《疫期火锅品牌生存状况调查》显示,有高达73%的受访者完全没有享受房租减免 ,只有6.69%的品牌减租1个月以上。

一些品牌甚至因房租压力,被迫关店。“晓蜀记老成都串串香火锅”就是其中一个。

老板陈卓积极跟房东沟通减免,或等渡过难关之后再补交。

然而,房东拒绝谈判,其中一家,甚至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直接断了水电,导致门店冰柜里的存货全部坏掉,整个门店臭气熏天。

三个月房租十几万,他实在无力负担,只能断臂求生。

类似于租赁纠纷,疫情下很多餐饮老板都曾遭遇,困在其中,进退两难。

进入六月,门店经营提速,租金,却越来越成为行业复苏的一个紧箍咒,租金多一点,危机就更深一步。

根据《疫后火锅业复苏调查报告》显示,有23%的餐企进行了部分关店,63%的火锅品牌面临房租压力。

03餐企要么亏损、要么涨价?

一位餐饮老板给我们算了一笔账:

疫情前,门店一个月的房租是6万元,在生意火爆的前提下,月营收能达27万,房租占比高达22%;

疫情后,门店涨租5000元,营收却只有以往的60%—70%,房租占营收比重增加至40%多,利润再次被压缩。

这一点,在中小商家身上,更有切身体会。

来一锅地锅炖的老板杜杰说道,现在这个时期,也不指望房东减租免租了,只能别涨就行!

“房租一涨,商家的利润就被摊薄,老板要么忍受亏损,要么对菜品涨价。”

但是,涨价实际吗?前段时间,海底捞、西贝涨价被骂上热搜,最后被迫降价,已经给了餐饮人一个教训。

杜杰认为,如今消费降级下,各大品牌都在讲追求性价比、强体验,还不一定能吸引顾客进店。对于中小餐饮品牌来说,涨价等同于切断客流。

04除了争取降租,餐企还能做什么?

疫情下,每天都有餐企扛不下去,被迫关门。

多数餐饮人判断,即使疫情基本结束后,餐饮仍需3个月到半年的重振期。

在这种情况下,餐饮商家还需积极跟房东沟通,讲明利弊。如在合同期内遇到恶意涨租,要主动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争取权益。

从今年2月份开始,国家陆陆续续下发了不少关于减租、补贴的利好政策,鼓励餐饮人坚持经营下去。

5月,最高法“因疫情完全交不起租金可解除合同”的解释,给了餐饮人更多支持。

而在当下,餐企也可以通过减少人货场的硬性成本、开拓多元业务补血现金流、数字化运营帮助获客,更快地走出危机。

以节流为例。 改革后厨,提高标准化净菜供应比例;减少投资,保存现金;合理优化员工比例,做好人效、坪效的最大化。

以开源为例。 抓住“地摊经济”这波红利,可以考虑推出一系列方便摆摊销售的火锅产品和经营形式。社区和街边火锅店,可以适当增加外摆,帮助引流。

经营自己的私域流量。 餐饮下半场,会员成为餐企的核心。疫情期间,外卖做得好的,疫后恢复快的,都是私域流量经营得好的餐企。

餐饮人不容易,房东也不容易,但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房东应该要明白,如果餐企都倒闭了,还有谁租店面呢?餐饮行业正面临巨大危机,这时候尤其需要房东的理解和支持,携手并进、共克时艰。

另一方面,餐企应该进一步向内要效益,提升自身的内功,尽最大努力争取活下来。

相关阅读

  • 美食资讯
  • 餐厅推荐
  • 菜谱
  • 食材
  • 曝光
  • 美食节目
  • 养生食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