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食 > 正文

广州餐饮为何对深圳这么痴迷?

2019-06-12 10:29:00来源:

广州餐企 鹏城展翅

近年来,外来餐企纷纷进军羊城,广州本土餐企的生存遭遇到挑战。在经过自身调整适应市场变化后,广州餐企开始抖擞精神,将企业发展的目光瞄向了外地市场,而向外拓展的首站莫过于离广州不过100来公里、城市地位与广州同为一线城市的深圳。

记者调查了解到,从2015年年底,点都德进驻深圳开出第一家分店,其火爆的生意无疑为广州餐企点燃了到深圳发展的火苗。随后,太二酸菜鱼、禄鼎记、儒哥小馆跟进,到了2018年更掀起了广州餐企进驻深圳发展的小高潮,而到了今年,广州餐企的老大哥、广东第一家上市的饮食集团广州酒家在深圳的首家餐饮店也力争在9月开业。

深圳

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能吸引到广州餐企纷纷进驻?

深圳、广州两地餐饮市场在经营上有何不同点?

【市场】

深圳人均餐饮服务支出高

说到深圳餐饮市场对广州餐企的吸引力,首先得了解一下深圳这座城市在全国的地位以及餐饮市场的特点。

深圳烹饪协会发布的《深圳餐饮产业发展报告(2017)》显示,至2016年底,作为全国经济中心城市和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深圳生产总值在中国各大城市GDP排名中名列第四,但人均地区生产总值163691元,在四大一线城市中排名第一,比排名第二的广州高出17.20%,人均餐饮服务支出高达3086元,分别高出北京、上海两市60.23和40.85个百分点。

众所周知,居民餐饮服务支出是反映餐饮产业发展经济环境的重要指标,从其占居民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管窥当地餐饮业发展的民生环境。从数据上看,深圳市与广州市居民餐饮服务支出占生活消费的比重相差无几,均比北京(5.70%)、上海(6.30%)高出50%以上(详见下表)。

当然,经济因素是影响居民餐饮服务支出的决定性因素。从2000年到2015年,深圳市居民人均餐饮服务支出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Person相关系数为0.9569(P值0.001);人均可支配收入与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的相关系数又达到0.9342(P值0.001);三者在时间序列走势图上表现出了一致性(详见下图)。这意味着,随着深圳经济的持续增长、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人们的餐饮服务支出也将随之增长。同时,这必将进一步促进深圳餐饮产业的健康发展。

同时,根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深圳市20-34岁人口占比为49.48%,35-59岁人口占比为30.23%,两者之和达到79.71%。也就是说,深圳市全部常住人口中,20-59岁的人口占到了近80%的比例。而这个年龄段一般都是人们社会交往最频繁、财富增长最集中的阶段,也是人们餐饮服务消费最旺盛的阶段。这是深圳市餐饮业发展的总量需求基础。

另外,上述报告还提到了深圳餐饮市场的一些特点,例如:

从万人餐厅数量来看,2016年深圳每万人餐厅数位109.6个,与全国各省相比排名第一,大大高于全国平均值的44个,表明深圳餐饮网点密度非常高;

受深圳生活节奏快、人群年轻化的影响,小吃快餐厅占比较高, 为34.36%。另外,轻餐饮在深圳的占比也较高,为19.09%;

从中式餐馆细分市场来看,粤菜在近一年来一直保持平稳发展趋势;

2016年深圳餐厅总数为124534个,其中,宝安区、龙岗区、福田区、南山区、龙华新区五个区的餐厅数量最多,合计占比超过80%;

深圳各区中餐厅网点分布占比较多的区位宝安区、福田区、龙岗区、南山区,这四个区的中餐厅网点占比合计90%;

深圳高竞争高商机区为: 福田区、罗湖区

中竞争低商机区为: 南山区、龙岗区、龙华新区、宝安区

低竞争低商机区为: 坪山新区、盐田区、光明新区、大鹏新区

【举措一】

广州餐企纷纷进军深圳

从上述报告看,深圳餐饮市场的吸引力无疑十分巨大,而实际上,从2015年开始,广州餐饮企业已经留意到深圳这块大蛋糕。(详见表二)

近年来进驻深圳的广州餐饮企业

2015年年底,点都德进驻深圳,在华强南路开设在深圳的第一家店并迅速走红,开启了近年广州餐企进驻深圳的序幕。

深圳高楼林立,人口总量大,吸引着广州的餐饮企业

据悉,点都德来到深圳后依旧延续其在广州实行的全天候茶市的模式,菜单上100多道点心,除了传统广府粤味的虾饺、叉烧包等,还有自家招牌的创新产品如日式青芥三文鱼挞等。从第一家开业至今,点都德已在深圳开出10家分店,而今年7-8月,观澜湖店也将开业。

点都德在深圳的走红让广州餐饮人看到了到深圳发展的可行性。2017年,太二酸菜鱼、禄鼎记、儒哥小馆先后进入深圳试水,其中,太二酸菜鱼、禄鼎记在广州都属网红排队店,而儒哥小馆则相对低调些。从目前情况看,太二酸菜鱼在深圳至今已开出17家分店,禄鼎记为4家(来福士店、平安中心、kk mall、壹方城)。

到了去年,可谓掀起了广州餐企进驻深圳的小高潮,名单中加入了佬麻雀、大龙凤、陶陶居、后街唐厨、炳胜集团(炳胜品味、小炳胜)、至正小菜等广州著名餐饮品牌。其中,佬麻雀、大龙凤、后街唐厨、小炳胜在广州本就主打年轻人市场,陶陶居凭借百年老字号品牌沉淀将传统粤菜粤点加以崭新演绎,炳胜品味延续了其品质粤菜的定位,至正小菜则属新岭南菜系,重在“对粤菜进行国际化表达”。

【举措二】

广州餐企加速布局深圳市场

记者了解到,就目前情况来看,上述广州餐企在深圳的发展都颇为不俗,成为深圳市民新的打卡地和排队餐厅,在深圳消费者中认可度颇高。因此,不少品牌如食尚国味集团、炳胜集团都已加快了其在深圳的开店速度。据透露,食尚国味集团旗下的陶陶居第二店、山东老家·小馆首家店均已选址在建中的卓悦中心,预计今年8月与商场同步开业,其中,山东老家·小馆主打新潮鲁宴,以精巧宫廷菜为卖点;无独有偶的是,炳胜集团的炳胜品味第二店、小炳胜第二店也是选址卓悦中心,预计今年9月开业。

还在建设中的深圳卓悦中心吸引了食尚国味集团、炳胜集团进驻

据悉,位于深圳福田CBD的卓悦中心,以艺术城市为设计理念,其在深圳的地位,如同广州珠江新城的花城汇,更重要的是,它要打造成为目前深圳餐饮业态最齐全的购物中心,故预计超过100家餐饮店铺进驻,餐饮业态占比高达29%。

不仅已经尝到甜头的广州餐企加紧布局深圳市场,连广州本土的资深餐企也着手进驻深圳。据悉,广州酒家集团在深圳的首家餐饮店力争今年9月开业,目前已进场装修中,占地面积约2000多平方米。记者了解到,广州酒家的该店选址位于福田深南中路的全新商业项目汉国中心。汉国中心由主楼塔楼(写字楼)与商业裙楼(共6层)组成,除了广州酒家外,进驻的还有太艮堡毋米粥、漫活堂西餐、澳思牛排、喜茶、瑞幸咖啡、麦当劳等品牌。

汉国中心将被打造成深圳的新地标,吸引了广州酒家等餐饮进驻

这只是广州酒家集团的餐饮店首入广州,其实,早在去年8月,该集团已在深圳开设了国内首家广式酥饼店——造酥小试牛刀。

【分析】

食客喜新事物且消费得起

记者了解到,在过去,广州餐企对深圳市场并不太感冒,普遍认为深圳为外来人口聚集之地,尤其对粤菜来说,发展空间不大,例如2008年,四海一家也是挟着其在广州经营自助餐的威名,进驻深圳南山区益田假日广场,但近年掀起的这一拨广州餐企进驻深圳的热潮中,就品牌定位来说,粤菜占了9家、川菜2家、湘菜1家,粤菜占了七成半。

广州号称“美食天堂”“食在广州”,餐饮业非常发达,深圳与之相距不过百余千米,气候上冬短夏长、环境宜人,两地餐饮业发展的民生环境比较接近。除了这一点外,深圳餐饮市场与广州相比,优劣势又是什么?

记者采访了几位在深圳经营餐饮的广州餐企负责人,他们普遍认为,与广州相比,深圳餐饮消费市场的优势在于年轻化、乐于接受新事物、人口基数大、人口流动性大、包容性强、没有本土主义的概念、消费水平较高等。尤其是消费水平较高这一点,让广州餐企十分看重。以炳胜品味、小炳胜为例,在广州的人均消费分别为180-190元、90-100元,而在深圳,分为升至260-270元、130元。

另外,记者对比了点都德广州与深圳两地的菜牌价格,深圳的普遍贵了30%。例如,虾饺皇(超点)在深圳的售价为31元,广州28元;百合酱蒸凤爪(顶点)深圳的卖29元,比广州贵出3元;松化鸡蛋挞(大点)广州卖13元,深圳则高达23元。

至于劣势,普遍认为,深圳餐饮市场的竞争比广州的更大,而且,食客贪新忘旧得快,需要餐企持续地花费更多工夫在产品推新、服务创新上。例如,点都德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深圳的大菜牌保持一年更换1/3品种的更新速度,更别说那些时令或短时新品了。另外,深圳消费者的就餐速度快,一小时就能轮上一回,翻台率高,意味着对厨房出餐的速度、品质要求更高了,餐饮企业的软硬实力都必须到位才能适应深圳消费市场的快节奏需求。

【观点一】

深圳优势明显劣势不突出

深圳市烹饪协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李晓林认为,从前几年餐企负责人路过深圳进入广州或香港吃饭、考察,到现在专门来到深圳,将深圳作为终点站考察餐饮业,深圳餐饮业这几年是走出自己的特色路,体现在餐饮品牌比较多、人口结构不决定了其包容性非常强。

炳胜品味来到深圳湾万象城,装修更花功夫了

“由于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人口结构与其他城市不同,消费群体消费能力比较强,年轻,愿意在外吃饭,就业人口绝大部分不是原住民,没有回家吃饭这样根深蒂固的观念,下了班在外消费的几率很大,相对全国其他城市来说,深圳的餐饮总量体积大,加上消费者来自五湖四海,包容性很强,这样的消费特点对餐饮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市场。”李晓林续称,据他观察,近年进入深圳开分店的广州餐企,多是在广州成名多年,有着很好的经营经验和基础,而深圳市场本身的消费能力对这些知名品牌无疑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加上深圳顾客对知名品牌向来情有独钟,“所以,据我观察,目前在深圳已开业的这些来自广州的餐饮店,经营状况普遍都不错。”

百年老字号陶陶居进驻深圳,成为排队餐厅

广州餐企来到深圳,会否出现水土不服的问题?李晓林指出,如果餐饮企业本身经营不好,在哪里开店都会水土不服,“广州与深圳的饮食习惯分别不太大,两地同为粤式口味,而且深圳的地方性没有那么强,对粤式的特色餐饮很欢迎。”李晓林认为,应该不会出现水土不服。

那么,深圳的劣势在哪里? 李晓林指出,深圳自身最大的劣势是没有传统,没有传统餐饮的底蕴,没有形成一个定向的菜系标准,大家在深圳消费想吃深圳菜或深圳小吃,找不到对标的菜系,深圳最大的菜系是湖南菜,但湖南菜不能代表深圳,所以在深圳经营餐饮没有传统的优势,“但这不算是很大的劣势,主要是深圳的菜系不明确,没有传统的话,那大家可以百花齐放。”

【观点二】

须特别注重食品安全问题

在深圳经营餐饮,需要特别注意哪些方面?李晓林表示,深圳是一个注重高科技的城市,高科技行业是政府利润、拉动经济发展的大头,政府不靠餐饮业拉动GDP的增长(2018年深圳的GDP为24000亿元,2018年社会餐饮的零售总额估计在1100亿以上,这还不包括团餐、单位食堂等),社会餐饮零售总额占GDP的比例很少,餐饮业在深圳体现出的正是第三产业的特性,即服务行业——服务好其它行业,服务好在深圳发展的人群在工作之余吃好喝好,有好的饮食享受即可,所以政府对餐饮业的监管力度不会太苛刻。也就是说,深圳的餐饮业在深圳经营的社会化、自由化、市场化是充分的,政府有关部门只是对餐饮业出台了一些正常的法律、法规来规范,但有一点特别注重的是,食品安全在深圳是头号工程,深圳市政府特别注重食品安全、卫生等问题,在食品安全方面要求更严格,来深圳经营餐饮的企业得将食品安全放在首位。

李晓林还提醒,由于广深两地的人口结构不同,深圳消费群体的饮食习惯、消费时间顺序不像广州这样的老城市那样有早午晚夜宵,基本上只有午饭市和晚饭市,下午茶市不明显。此外,深圳的消费人群的结构决定了年轻、时尚的餐饮更为讨好,如果餐企在传统餐饮的基础上多开发与年轻人更贴近的时尚菜品、营销手段,那么经营效果会更为理想。

相关阅读

  • 美食资讯
  • 餐厅推荐
  • 菜谱
  • 食材
  • 曝光
  • 美食节目
  • 养生食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