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食 > 正文

“金枪鱼之都”的绝望

2018-09-29 20:57:00来源: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近期发布的《全球渔业及水产养殖业报告 2018》,全球有1/3的鱼群存在过度捕捞的问题;另外全球35%捕捞的水产品被丢弃。粮农组织的全球捕捞数据库中统计了1600种海洋捕捞物种,而25个主要种属就占海洋总捕捞量的近40%。阿拉斯加狭鳕鱼、秘鲁鯷鱼和金枪鱼是最受欢迎的捕获物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13年9月5日,菲律宾,桑托斯将军城港口大批金枪鱼。9月6至7日, 第15届金枪鱼会议将于菲律宾举行。届时来自帕劳群岛、巴布亚新几内亚、印度尼西亚、所罗门群岛、日本、美国、意大利和中国台湾的专家、组织等代表团将讨论金枪鱼行业的生产、捕捞等政策。

因为过度捕捞,世界上最重要的金枪鱼生产地之一桑托斯将军城的渔民们生活愈加艰难。绝望——是他们能遇见的未来。

桑托斯将军城是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一个沿海城市,这里是拳王曼尼·帕奎奥的故乡,而更让他们引以为傲的是这里盛产的金枪鱼,世界上每两条金枪鱼中就有一条来自桑托斯将军城。因此桑托斯将军城更是自称为“金枪鱼之都”。Raul Gomez是这里的渔民,自14岁起他便跟随父亲出海捕鱼,有着40年捕鱼经验的他如今却无鱼可捕。今年,世界领先的生物多样性科学家做出了可怕的预测,他们警告说,到2048年,亚太水域可开发的鱼类储备将逐渐降至零。尽管Raul Gomez并没有亲耳听到这一预测,但是他知道,每过一年,他就必须在海上度过更长的时间才能捕获更小的金枪鱼。风险更大,回报更低 ,这就是Raul Gomez的真实感受。

当地时间2012年1月23日,一名渔业工人扛着一个新鲜的金枪鱼。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Raul Gomez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足够的食物用来养活家人了,他的妻子甚至已经代替他,成为这个家的经济支柱。14岁时Raul Gomez跟随着父亲乘坐小型渔船从桑托斯将军港出发,驶向萨兰加尼湾,一个晚上就能捕获十几条金枪鱼,而且重量通常超过100公斤。如今,Raul Gomez捕到70公斤的金枪鱼就已经十分满足了,而且为了这不起眼的70公斤金枪鱼,他可能还要面临牢狱之灾。

与棉兰老海周边的大部分水域一样,这里的海湾基本上已经被捕捞殆尽,渔船常常要在海上航行数月之久,但是渔船越来越大,捕到的金枪鱼越来越小,成本和收益成了绝对的反比。 为了捕获更丰富的金枪鱼,Raul Gomez的菲律宾老板要求他们穿越海上边境,前往金枪鱼数量更多的印度尼西亚。这种非法捕捞令Raul Gomez在印度尼西亚被捕三次并入狱,但是这一切罪责都只能他自己承担,老板不负任何责任。Raul Gomez认为这是一种奴役,不仅仅是牢狱之灾,更令他难过的是,他已经在海上度过了几年几乎零薪资的生活 。因非法捕鱼获罪并不是个案,在印度尼西亚的监狱中有600多名菲律宾渔民在服刑。船老板要求跨海捕鱼,可是一旦被捕,他们不会向被捕渔民提供任何帮助和支持。即使这样,渔民也只能接受,因为如果他们不跨越国界进行非法捕鱼,就无法获得老板的续约。

渔港工人检查黄鳍金枪鱼的肉质,以确定其质量。图片来源:AFP

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消费者越来越多的从海产品中获取蛋白质,船老板们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利益,但这却给渔民带来了更大的压力,高需求降低了捕捞的质量,也侵蚀了渔业的可持续性。 因为过度捕捞,多种金枪鱼种群正处于危险之中,蓝鳍金枪鱼甚至濒临灭绝,其生物量仅为1950年的2%,黄鳍金枪鱼也下降了70%。为此,日本和韩国等主要渔业国家加强了对其沿海水域的限制,但是大公司却通过使用悬挂外国国旗的船只,前往监管不力的港口进行作业,尤其是西太平洋地区和中太平洋地区。

桑托斯将军港,有人趴在船上,有人在船下背鱼。图片来源:Ritchie B. Tongo

由于金枪鱼捕捞量的稳步增长,桑托斯将军城政府计划在2021年之前进一步扩建港口。这一计划引发了许多人的抱怨,因为大量外国船舶使用围网捕捞幼鱼,导致了当地渔业的不可持续。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捕捞幼鱼都是违法的,而在菲律宾却属于合法。港口监管机构表示,2050年之前渔业将消失的警告是现实而可怕的。“渔民越来越多,鱼越来越少,这就是问题所在,”一位政府官员说。“未来必须有一些限制。”事实上,在四年前菲律宾因其渔业问题已经被欧盟发了黄牌,之后菲律宾政府通过了一项更严格的渔业法,但这并没有效果,非法和无管制的捕捞仍然司空见惯。

一名渔港工人向小金枪鱼上倒水。图片来源:Ritchie B. Tongo

依据菲律宾统计局(PSA)的数据,与2017年同期比拟,本年第二季度菲律宾的海产养殖场和贸易海上捕捞功课产量增添了2.64%,至113万吨。菲律宾港务团体在其截至6月份的渔业季度事迹陈述中显示,贸易捕捞产量同比增加了2.27%,至287,680吨,这归功于桑托斯将军城罐头厂原料鱼——鲣鱼登岸量的增加,而金枪鱼的数量始终在减少。

随着人口增长以及人们对鱼虾等海鲜河鲜需求的增加,渔业和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得到促进的同时却也带来了隐忧:超过三分之一的鱼群过度捕捞。 粮农组织总干事若泽·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说:“渔业正面临着各种挑战,包括需要减少某些鱼类的捕捞,以避免影响生物可持续发展。”

渔业枯竭的问题不仅仅是桑托斯将军城的金枪鱼,而是全世界范围内渔民的共同灾难。

2016年11月11日,江苏省镇江市,图为工作人员将大量鱼苗投放到长江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7年7月1日,长江结束为期4个月的禁渔期,江苏镇江市沿江渔民开始下江捕鱼。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3月31日,长江湖北宜昌昌门溪河段新建的人工鱼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8月30日下午,安徽省安庆市渔业局组织迎江、大观等沿江渔政和安庆江豚巡护队对安庆城区江段的非法渔具进行清理整顿,现场清理迷魂阵6道,地笼50条。

长江是我国的第一大河,水域面积约占全国淡水面积的50%。长江渔业是我国淡水渔业的摇篮,是鱼类基因的宝库。历史上长江捕捞产量最高的年份达45万吨,占全国淡水捕捞产量的60%,四大家鱼(青鱼、草鱼、鲢鱼、鳙鱼)的最高年捕捞量达300亿尾。 尽管长江有禁渔期制度的保护,但是随着长江流域的发展,长江渔业水域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渔业资源总量大幅下降,一些经济鱼类资源已经走向枯竭。

尽管世界各地渔业枯竭的问题愈加严重,但是日本却一直在致力于推翻已经实施长达32年的国际捕鲸禁令。上周于巴西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上,在一份名为“前行的道路(WayForward)的提案中,日本方面认为目前全球鲸鱼的数量已经到了能够承载商业捕鲸的程度,因此要求开放商业捕鲸。在此之前,日本始终以“科研”的名义进行捕鲸作业。不到一个月前,日本刚刚结束了为期三个多月的年度捕鲸活动,共捕获了134头塞鲸和43头小须鲸。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05年9月9日,日本大阪,日本政府权威研究机构开始每半年一次的北海道捕鲸活动。当天,鲸类研究所就捕获了三头小须鲸,而他们的目标是60头,以考察鲸鱼对渔业的影响。这次捕鲸活动将截至到10月31日。被捕获的小须鲸。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14年6月9日,日本东京,日本农业大臣林芳正在农业部餐厅享用鲸鱼肉,并呼吁民众多吃。尽管联合国法院下令禁止日本在南极洲从事捕鲸活动,但是林芳正依旧向日本议会表明他将努力重启商业捕鲸。

在长期的过度捕捞后,品质好的鱼类只出现在很远的海域,而能够支付去到这些海域捕捞的汽油费用的渔船越来越少了。在桑托斯将军城,过度的渔业捕捞开始反噬本地经济,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个坏消息。除了渔民,消费者同样面临过度捕捞带来的问题,比如价格上涨。

相关阅读

  • 美食资讯
  • 餐厅推荐
  • 菜谱
  • 食材
  • 曝光
  • 美食节目
  • 养生食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