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食 > 正文

1000多年的小磨香油历史纪录片,文字版来了

2018-05-08 11:45:20来源:

原标题:1000多年的小磨香油历史纪录片,文字版来了

有句话说得好,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这就是说,民族的好东西,拿到世界上去,同样会受人追捧。

4月份时,马云和泰国副总理颂吉,签署了阿里-泰国四大合作协议,通过“一带一路”国家战略,阿里将协助泰国农业经济发展。

泰国的香米和榴莲,将通过阿里平台,大幅度进入中国市场。

马云将目标锁到这两个产品上,眼光不可谓不毒,泰国的香米和榴莲,在全世界都享有盛誉,此次大幅度引进中国,阿里又得大赚一笔了。

好东西,不分国界

中国吃货喜欢泰国香米和榴莲,那么,泰国吃货钟情中国的什么呢?

就在前段时间,在河南郑州,举办了一场“‘一带一路’中泰美食文化国际交流大会”,中泰双方的领导政要和星级名厨,都参与了这场活动。

其中,一瓶中国的传统小磨香油,吸引了很多泰国领导人的目光,他们纷纷表示,从没尝到过这么香的油,并且,想把这瓶小磨香油带回泰国去,让亲友们也尝一尝。

不得不说,泰国人的眼光也够狠,当时参展的食材很多,他们偏偏盯上了小磨香油。

在传统做法里,从一粒芝麻到一瓶香油,其中要历经挑选、炒制、磨酱、出油等数道工序,当真是磨出了芝麻的魂。

可见,泰国人看上中国传统的小磨香油,并不稀奇,同时也说明,好东西,永远不分国界。

作为中国的传统特产,小磨香油的历史极长,已逾千年之久。

小磨香油可追溯到三国时期

香油算是地方特产,目前,河南、河北、安徽、山东是主要产地。

按照工艺分,可分为压榨香油和小磨香油,由于压榨工艺出现的时间比较晚,一般来说,提到“香油”,是指“小磨香油”。

小磨香油的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

不过,在那时,香油并不是作为调味品出现,而是作为燃料和伤药。

彼时,孙权率兵攻打合肥,魏国大将满宠与之交战,就用到了香油。《三国志》上记载:“宠驰往赴,募壮士数十人,折松为炬,灌以麻油,从上风放火,烧贼攻具,射杀权弟子孙泰。”

满宠把麻油灌进松木中,从上风处放火,烧了孙权攻城的工具,而且还把孙权的侄子孙泰给杀了。

汉代时,芝麻从西域传入中国,所以,芝麻又被称“胡麻”,因其有油脂,又叫“脂麻”;故而芝麻油则为“胡麻油”“脂麻油”。

而现在,北方人称香油,南方人多称麻油。

袁绍的兵士在受伤时,军医也会用香油对伤兵进行医治,众所周知,香油具有润肤保湿的作用,可以促使皮肤湿润,伤口更好地结痂,尤其是对烧伤和烫伤,涂抹香油更为有效。

袁绍的老家是河南省周口市商水县袁老乡袁老村,熟悉河南的人都知道,周口最出名的就是小磨香油。

小磨香油第一次被端上餐桌

小磨香油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才被端上了餐桌。

北魏时期的农学家贾思勰在写的著作《齐民要术》里,记载了一个炒鸡蛋的法儿,就用到了香油。

“(鸡蛋)打破,著铜铛中,搅令黄白相杂。细擘葱白,下盐米、浑豉,麻油炒之,甚香美。”

拿到现在来说,香油炒鸡蛋也非常美味可口。

不过,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人们从炒菜仍是以动物油为主,香油炒菜的情况还不多。

小磨香油作坊开始出现

到了隋唐时期,动植物虽然兼用,但香油明显用得多了,而且出现了街头卖油之人。

唐代小说家段成式在《酉阳杂俎》(卷十五)有这样一段叙述:

“京宣平坊,有官人夜归入曲,有卖油者张帽驱驴,驮桶不避,导者搏之……”

用驴子驮着香油桶上街兜售,足见市场需求量之大。

日本僧人圆仁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二)中记载了一事:圆仁在赴五台山的途中,看到了很多僧人用驴子驮油。

原文这么写:

“偶遇五台山金阁寺鬙义深等往深州求油归山,五十头驴驮油麻油而去。”

由此可知,唐朝时期,已经有了很大的油坊油市,也反映了五台山寺院使用香油、素油之多。

北宋时期小磨香油更进一步发展

而到了宋朝时候,餐饮业得到了空前繁荣,当时还流传一句谚语:苏湖熟,天下足。

餐饮业发达,菜肴的种类也大大增加,加上北宋南迁,南北方菜肴相互融合,品类更多了,饮食变得讲究,各式各样的油也大量涌现,像红蓝花子油、杏仁油、蔓菁子油、苍耳子油、鱼油等等。

宋人庄绰写的《鸡肋篇》里记载,这些油中,“通四方可食与然者,惟胡麻为上,俗呼脂麻。”

前文已叙,胡麻、脂麻就是“芝麻”。

也由此看出,香油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和认可。

北宋文学家欧阳修写过一篇《卖油翁》,里面写到一个卖油的老人,拿一枚铜钱放到葫芦口,舀一勺香油从铜钱口入,而铜钱不湿,其技艺高超可见一斑,当然,这样的技艺也是从实践中来,同时也反映了宋人对香油的需求之大。

餐饮业倒退的元朝

然而,到了元朝,餐饮发展的速度就减缓很多,当时的蒙古人,以奶制品和肉类为主,很少吃蔬菜,加上其残酷的统治,连年的战乱,民不聊生,能吃上东西就很不错了。

餐饮繁荣、用油量激增的明朝

明朝代替元朝是件大好的事情,至少在餐饮上,为中国的烹饪历史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明代经济发达,百姓生活繁荣,食材种类多,调味品也多,做出的菜肴也丰富。

香油的地位也更加稳固,更加高端了。

明人宋应星写的《天工开物》里,在各种油类中,他也十分推崇香油,第十二卷有这么一段叙述:

“凡油供馔食用者,胡麻、莱菔子、黄豆、菘菜子为上,苏麻、芸薹子次之,捈子次之、苋菜子次之、大麻仁为下。”

餐饮繁荣,用油量激增,大规模的油坊开始出现,根据《石门县志》记载,明代嘉兴石门镇的油坊多达20多家,雇工达800多人。

八大菜系形成的清朝

清代吃货多,吃货皇帝多,吃货文人也多,政策上行下效,加上文人大V的传播,普通老百姓手里再有点银子,都想吃点好的。

清代餐饮的发展,离不开经济的支撑,“中国的八大菜系,就是在清末形成的。”(《中国菜肴史》邱庞同著,青岛出版社,2010年版)

清代大诗人袁枚写过一本书叫做《随园食单》,此书可谓“饮食圣经”,书中记载了很多菜肴的做法,都用到了香油。而一些珍馐美味用得更多,可见,香油多用于富裕之家。

小磨香油的老家在周口

纵观整个香油千年的历史,从香油的最早记载——三国时代看来,一直到清代,香油的地位一直在上升,香油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人们对于香油也越来越看重。

如果将香油的历史倒过来看,追本溯源,不难发现,最早出现香油的地方,是袁绍的老家,亦即,河南周口商水县。

五代传承的李家天然小磨香油

而在道光年间,在袁绍的老家——河南周口商水县,就出了一个十分出名的香油坊。

这家香油坊主人姓李,名叫李世海,由于祖上贩卖粮食和骡马,积累不少家资;当时,李世海的家中有片芝麻地,专磨香油供家里吃,后来亲戚朋友来到他家,都夸他家磨的香油,李世海就寻思开一间油坊。

李家家底儿厚,盖几间油坊不是事,家里骡马驴子多,雇工也多,都是现成的,鞭炮一响,李家香油坊算是开业了。

由于李世海对芝麻精挑细选,香油又磨得细致,李家的名气很快就传播开来,以至于十里八村的人都拿着瓶子、葫芦来李家灌香油。

李世海也因此积累不少钱。

到了儿子李长连这一代,李长连购置了更多的地种植芝麻,而且扩大了油坊规模,雇佣工人也随之增多,李家的香油坊成了远近闻名的大企业。

为拓展销路,李长连还安排“业务员”,用骡马驮着香油去往远处兜售。

商水县离项城不远,袁世凯当时权倾朝野,不少京城人为讨好他,就带着厚礼去他项城老家,拜访袁家人,而客人临走时,袁家人往往为其带上几瓶李家的香油,作为回礼。

李家的香油到了京城,人们一吃,果然不错,李家的名气便很快被传开,李长连也因此开始和京城人做交易。

然而,李长连的儿子李好俭则没有乃父的好运道,李家的香油坊还没接手多久,战乱就来了。

当时的中国,军阀割据,连年混战,再加上抗日战争、国共内战,老百姓流离失所、整日惶惶,谁还去吃香油这种“奢侈品”?

因而,李家的香油生意一落千丈,而李家的名号,也只是在老人们的口中传播。

好容易盼到新中国成立,李好俭准备大干一场,却被扣上地主的帽子,家中良田也被瓜分一空,这次致命的打击,让垂暮的李好俭再也无法重整旗鼓了,临终时,他紧紧拉着儿子李忠郎的手,吃力地重复着“重振家业”。

改革开放后,一股清新的风,吹着中国的大地,迎着这样的春风,芝麻发芽、生根、结出籽来。

每到芝麻开花的时节,李忠郎就仿佛看到先人们在油坊里辛勤劳作的身影。

一花一世界,在李忠郎的世界里,香油就是全部。

靠做些小买卖,又找亲友东拼西凑,李忠郎终于开了间香油坊,干涸多年的石磨,又终于流淌出香喷喷的香油了。

李忠郎挑着香油担子,沿街叫卖,李家的小磨香油再次回到了大众的视野。

凭着祖传的手艺,加上精心选材,李忠郎的香油渐渐有了名气,后来,李忠郎不满足只在商水县卖了,他想去周口,那里的市场空间更大。

李忠郎想到就去做,用多年的积蓄再和亲友们借些,就在周口开了香油厂。

李忠郎的香油来到周口,如入无人之境,毕竟,真材实料的东西,谁人不喜欢?

到了李忠郎的儿子李永生这一代,中国较之改革开放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接手厂子后,李永生比乃父更有野心,他想让李家天然小磨香油去到更远的地方,而下一站就是省会——郑州。

老九道传统工艺和三道创新工艺

李永生知道,要想走得远,产量必须得跟上,一些香油企业都用南非的芝麻,他就想着也用南非芝麻。

南非气候好,适宜芝麻生长,而且南非芝麻价钱不高,出油量也高;但是,拿到样品后,李永生做实验,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南非芝麻磨出的香油不香,只是外观个头大而已,中看不中用。

于是,李永生放弃了南非芝麻,改用豫东芝麻,虽然产量低一些,但是磨出的香油很香。

李永生开始大量收购豫东的芝麻。

同时,李永生扩建厂房,增添现代化设备,提高产量和效率,这么一来,香油的产量确实上来了,但李永生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香油不如以前香了。

选材没变,只是增加了设备,怎么会不如以前香了呢?

李永生去生产车间,一遍遍地看香油的生产过程,终于发现了端倪。

原来,在炒制芝麻的时候,大小芝麻没有分开炒,这就造成大芝麻熟了小芝麻糊了,小芝麻熟了大芝麻还生着,这样磨出的香油怎么会香?

李永生随即派人去往机械厂,请来专家,共同研讨开会,最终确定了除杂、筛分和过滤的设备。

芝麻运来后,第一步就是除杂,也即,在筛去杂物时,李永生也筛分了大小芝麻。

芝麻筛分好之后,开始炒制。

在炒制过程中,会有芝麻粘连,李永生就定制了一套速凉设备,将炒制好的芝麻输送其中,迅速降温,粘连的芝麻就会分开,从而芝麻壳会被抽取走;不过,尽管如此,仍会有粘连的芝麻存在。

于是,李永生就又定制了一套振动筛,专门筛去这些粘连的芝麻。

芝麻炒好后,就用石磨磨,磨出酱后,再往其中加水,水比油重,以水带而油出,古称“水带法”。

带出的油,含有少量的酱和杂质,李永生又定制了一套除杂设备,将香油输送其中,循环除杂,共计360次。

这样做出来的香油,色如琥珀,质地浓滑,香气不清淡,也不过分浓郁,风味独特,口感极佳。

李永生说:“在继承古法九道工艺的基础上,我们又增加了三道独创的除杂工艺,所以,比起一些只采用传统方法的小磨坊来,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的杂质更少,油也更纯。”

初战告捷,战功显赫

2017年,李家天然小磨香油正式进军郑州。

李家天然小磨香油以其过硬的质量,独特的风味以及天然无添加的品质,受到更多名餐企的青睐,像阿五红烧黄河大鲤鱼、巴奴毛肚火锅、鲁班张葱烧海参、中州国际集团等上百家多家知名餐企,都在用李家天然小磨香油。

2017年底,在“网易2017河南态度峰会”上,李永生与中国小麦之父茹振刚,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两次获得“华表奖”的李树建,河南广播电视台主持人韩佳,民谣歌手、独立音乐人李晋,搏击手、KO之王一龙等22人一起,入选了2017河南态度人物。

2018年3月份时,李家天然小磨香油还被河南省餐饮与饭店行业协会授予“优秀食材供应商”的称号。

为了推广豫菜,李家天然小磨香油还与网易河南联手做了一档《名店当家菜》的直播栏目,每周一期,以直播的形式,向全国的网友推介河南的特色菜品,这个栏目得到了业内人士的关注和认可。

另外,《名店当家菜》还聘请了河南省餐饮协会代会长张海林先生为栏目总顾问,中国烹饪大师陈进长、李志顺、顿玉松、陈伟为栏目菜品顾问。

4月份时,李家天然小磨香油作为协办单位,参与了“一带一路”中泰美食文化国际交流大会,并在会上大放异彩,既征服了中国名厨,更是博得了泰国政要的青睐,还获得了“中泰美食文化推荐金牌菜”的荣誉证书。

李家天然小磨香油凭借实力,终于在郑州打出了一片天。

在李永生的战略中,下一步就是一线城市,乃至全国。

此生只做一瓶好香油

从道光年间至今,李家天然小磨香油已有百年历史,走到今天,足足耗费了李家五代人的心血。

不过,和小磨香油的千年历史比起来,百年,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而李永生觉得,商水既是小磨香油的发源地,自己又是商水人,有生之年,就该把小磨香油做好,让更多人知道并吃到。

人生不满百年,要把一件事做好、做精,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身后的事看不到,但生前能在一件事上奋斗一生并取得成就,就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此生总算没有虚度。

对于李永生来说,他要做的事,就是在这“弹指一挥间”的时光里,做好这瓶天然小磨香油。

相关阅读

  • 美食资讯
  • 餐厅推荐
  • 菜谱
  • 食材
  • 曝光
  • 美食节目
  • 养生食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