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餐厅 > 正文

人生七味,且活且品!

2018-04-10 14:12:32来源:

原标题:人生七味,且活且品!

苍耳子

采采卷耳,从故乡出发,在六月的水边作画。那些雨天,洗绿了石板路缝隙里的江南。我披刺为裳,俟机等候良人的来到,带我离开生长的土壤,相随天涯。

而我看到的快乐总是很少,少得就像佳人脚边浅筐里的卷耳,稀疏枯瘦。思念如同刺芒,在征人远离团聚的诗句里,粘衣而往。月缺花落的遗憾,被征人用酒杯装满,躲进悲凉的字面,细细品尝。

采采卷耳,采回的,全是散落在民间里的,离愁别怅。

灯心草

六月夏至,时光漫过石板桥。你涉泽而来,摇落一身水汽,将绿色收割成枯黄。红色月亮升起的时候,你捻亮灯芯,坐在草垛上,守望孩子梦里的微笑。

我要你治我的无眠,需草三钱,水两碗,煎汤代茶常服。纸上墨痕施施拖过,一笔一划,难写难述。有缘则聚,无缘不遇。弱水三千,谁来渡我的青衣红袖,锦年韶华。

月亮晒得草木微黄,你躲进月的缺角,笑我不过是做了,这画中的爱侣,灯里的孤影。

决明子

我将目光酿成水,浸瘦春意。苦涩的果实,黑而坚硬,沏成一杯明目清肝。六月的早天,突然降落滂沱大雨。是否饮下这一杯,我便可以没了心肝,冷眼藏锋且藏拙?

我站在古朴的老树下,不流泪,不唏嘘。需要决断的事,往往早已明了。愿她是水木清华长眉连娟的女子,愿她既不娇横也不霸道,愿你春风在额心满意足。愿风起时,我不再想你。

似水流年,我坐在时间中央,朝行短歌,暮观沧海。

栀子

蝉的梵唱,断断续续,在叶底低喃。风烟俱寂,时间安睡,伽蓝的雨落进青砖的伤痕。这是你最美好的时刻,虽然你怀疑你的裙裾过于素白,担心六月的色彩让你显得寒碜。

你只能想像,在风中飞,像一只白色的蝶。翅膀抖落热腾腾的尘埃,还有爱情……

你终于知道,藏匿原来更需要宽容和仁慈。他和你的距离,是真正的天涯。错了时间错了空间,心便惴惴。即使不松手,应知亦是相去明月万里。

此刻的信誓旦旦,用下一秒的相忘交换。

石斛

苍松沉默,碎石跌落,石斛临绝壁,开出刚强的花。

父亲,你的梦里,我还小小的模样,背着书包过独木桥。桥下水流湍急,你担心我就要掉下去,心急如焚却无法接近。父亲,你的心里,我始终还是小小的模样,上了中学还坐你的膝上撒娇,似乎永远长不大的女儿。

父亲,如今我在你额角的皱褶里,寻找儿时的笑语。你用毕生的温和、宽厚和慈爱,护航我的童年和青春,却独自留下面对腊月与冰霜。

六月徂暑,点江南,分玉液。你一杯,我一杯,呷一口清热生津,是看惯岁月惊涛骇浪颠簸后的豁达。再呷一口滋阴养胃,是亲情安稳现世静好的欣慰。

苦杏仁

沉默,安静,掩护这善意的黑夜。你这一生,始终披戴甲胄,独自逃遁。我要开始请求你了,在你忘记我之前,让我先把你忘记。

月色将是我唯一的嫁妆。一生太短,刚刚说出口的爱,就被六月的风携裹远去。一生太长,除了命运,谁又能安排我们的将来?

我终于知道,甲胄的冷,冷的只是一层外壳。因此,若遇来世,请你一定要在积雪融为草原之前记起我,在最后一朵昙花凋谢,第一滴眼泪滑落,山崩海枯之前记起我,在河道重新溢满春的潮水,两生花绽放的时候喊出我的名字。

我是你的。是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来,我始终是你的。

六月的满月升起时,我触摸到你隐藏于甲胄下的苦心:同病不相怜,相怜不同病。

谷精草

美酒尚未沾唇,甚至还没来得及清洗眼里的浮尘,你已抵达我的心扉。举杯也好,举案也罢,请与我一起饮下。

若这棵草能慰我以慧眼,我便能肯定你的清醒,坚定,冷酷,内敛和犀利。可是今夜,我不想对你认识太深,就像我不想看清一千年以后的废墟。

我宁愿与你是并肩相携,驰聘沙场的好兄弟。戟断粮尽,兵折将死,日暮苍辉,白草断崖,高声唤过彼此的名。如此,而已。

六月末的一个午夜,我移栽梦里的白花小草,灌溉未被咬啮的文字。我失声的喉咙突然复苏,喊出深埋的爱情。

  • 美食资讯
  • 餐厅推荐
  • 菜谱
  • 食材
  • 曝光
  • 美食节目
  • 养生食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