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食 > 正文

上海油墩子怎么没以前好吃了?

2018-02-28 11:00:49来源:

原标题:上海油墩子怎么没以前好吃了?

《早安新发现》单元——“上海老灵额”,卢卡斯今天请到了曾经在《上海一周》上写美食专栏的番茄蛋汤来做客。如果你曾看过他的专栏,追随他的脚步吃遍上海的话,对他一定不会陌生。

今天番茄蛋汤跟我们聊到的是上海的特色小吃——油墩子。

记忆里的油墩子,外层炸的金黄香脆,内陷萝卜丝又脆又有汁水,味道咸鲜,还带点胡椒粉的辣味。小时候光是站在摊头边,看着油锅里的油墩子卟啰卟啰地冒泡泡,就开始忍不住流口水。

现在卖油墩子的摊头已经不像小时候一样随处可见,偶尔遇到一两个,味道也似乎和小时候不太一样了。经过番茄蛋汤的点拨,才恍然大悟——原来除了现在油墩子内陷的细微变化之外,最主要的原因,竟然是小时候吃油墩子的时候,总会和着情不自禁流下来的鼻涕一起吃下去。

虽然听上去有点腻心,但想想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除了油墩子,上海还有许多美食,仿佛都悄悄地和记忆中的味道有了变化。

柴爿馄饨

虽然总被称作“安徽料理”,但柴爿馄饨明明就是地道的上海小吃。“柴爿”一词,是上海话对用作燃料的木片竹片的叫法。

小时候吃到的柴爿馄饨,都是小贩挑着扁担或者推着小车在街边摆的摊子。尤其在夜晚特别多见。

那时候吃到的柴爿馄饨,一定要用猪油,撒一把葱花,还要有上海特有的“鲜辣粉”。现在所谓的柴爿馄饨,别说用柴爿来煮了,就连猪油和鲜辣粉都很少见,自然是少了当年的味道。

可是更让我们怀念的,还是坐在路边破旧的木桌木凳上吃着热腾腾的馄饨,还能闻着柴爿燃烧时的烟火气,时不时听到柴爿哔啵作响的声音。

米花糖

上海话中“米花糖”和“棉花糖”同音,于是上海人也把米花糖叫做“炒米花”。

其实真正的炒米花用的应该是炒熟的大米或者糯米。但是阿拉上海人才不管,用爆米花做的也叫“炒米花”。

小时候马路上见到爆米花的大爷,总是特别亲切。塞着耳朵等爆米花出锅时的那一声“砰”!既害怕又让人兴奋。

小时候觉得爆米花的那个黑漆漆的锅特别神奇,好像什么都能爆——大米、玉米,还有年糕片。还可以把家里的粮食带去做爆米花,价格会比较便宜。

有些爆米花的大爷还会另外推个小推车,就是用来做米花糖的。爆好的米花倒在推车的木框里,加一把花生,再加一把芝麻,淋上麦芽糖,拌啊拌。压实了之后要趁热切成一块一块的米花糖。

刚刚装好袋就忍不住先拿一块来尝尝,咬下去脆脆的,有时候中间还没凉透,会有点粘牙。比现在买到成品的米花糖,多的就是刚出炉的那一股还没散的米香。

烘山芋

烘山芋是一种老远就能闻到香味的街边小吃,买烘山芋都是寻着香味去的。

小时候看见卖烘山芋的,都是一个硕大的桶。小贩带着厚厚的手套,把烘好的山芋一个一个从桶里拿出来,摆在桶上大大小小的都有。

买的时候自己挑,小贩用杆秤称分量卖。那时候不用塑料袋,都是用报纸裹着,冬天的时候捧在手里暖暖的,吃的时候还总会把手弄得很脏。

小的时候不会挑(其实到现在也不会),掰开吃第一口的时候都像是刮彩票,甜不甜糯不糯全看运气。

糖炒栗子

冬天的时候,糖炒栗子和烘山芋好像是结伴的。路边架个炉子,支一口巨大的铁锅,锅里都是黑呼呼的砂子,炒栗子要用一把很大的铲子。

同样没有那么考究的包装,装栗子的纸袋,都是小贩用报纸、杂志、挂历纸自己粘的。

小时候吃的糖炒栗子大多是板栗,其实并没有现在吃的甘栗来的又糯又甜,但就是怀念那个味道呀!

炸猪排&罗宋汤

炸猪排和罗宋汤其实是西餐,但如今生生成了上海味道。

说起来,现在炸猪排和罗宋汤远比小时候来的普遍,好些个卖炸猪排的摊档也一度成为网红。可是小时候的炸猪排和罗宋汤却又是另一种味道。

这个味道不是食物本身的,而是环境。以前炸猪排和罗宋汤可不是随处有的,一定要去西餐厅才能吃到。

当年上海最出名的就是红房子西菜馆、德大西菜社、天鹅阁西菜社和新理查西菜馆。不论哪一家,炸猪排和罗宋汤都算是招牌。

那时候能去西餐厅搓一顿,可不是简单的吃饭,那吃的都是情调,吃的都是小资。也是那个时候,孕育了上海极具代表性的“老克勒”。

饭后一杯“咖啡漂浮”,老有米道~

如今的炸猪排和罗宋汤成了上海的家常菜,但是当年那种小资情调却一去不复返了。

其实我们真正怀念的

并不仅仅是上海老底子的味道

更是记忆的一份情怀

截止昨晚22:00

昨天推送

抓娃娃机是个坑?跟着萌萌学撩妹新技能!

评论点赞最高的听众

恭喜你获得萌萌从娃娃机中抓到的轻松熊

相关阅读

  • 美食资讯
  • 餐厅推荐
  • 菜谱
  • 食材
  • 曝光
  • 美食节目
  • 养生食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