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食 > 正文

老婆做菜不好吃?问题可能出在香油身上……

2018-01-10 10:41:29来源:

原标题: 老婆做菜不好吃?问题可能出在香油身上……

香油人人都吃过,但一瓶有态度的香油,你吃过吗?

2018年1月9号,“网易2017河南态度峰会”在郑州举行,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第五代传人李永生与中国小麦之父茹振刚,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两次获得“华表奖”的李树建,河南广播电视台主持人韩佳,民谣歌手、独立音乐人李晋,搏击手、KO之王一龙等22人一起,入选2017河南态度人物。

这些人物,可以说来自河南各行各业,都在各自的领域内发光发热,用自己的态度影响着身边的人,因此,这22人被网友投票评选为2017“河南最有态度的人物”。

一个传了五代香油的卖油郎,为何能与小麦之父、KO之王这样的全国知名人物一起崭露头角?

“传承不是守旧,先辈们留下来的好东西,我们一定要继承和发扬,而为了更适合现代社会,我们肯定也得勇于创新,社会在发展,科技也在进步,我们比先辈们更幸运,因为我们赶上好时候了……”

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第五代传人李永生出场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这番话,也许道出一丝端倪。

1

李家天然小磨香油传承了五代人,历史已逾百年。

父亲曾告诉李永生:“咱们家的香油生意,早在清朝就已经有了,到你这辈,是第五代。”

第一代:李世海——李家天然小磨香油创始人

道光年间,在河南周口市商水县,发生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一个叫李世凯的年轻人,考上了文秀才!

要知道,当年的科举制度很严苛,三年才考一次,每次总共招录25000人,而当时的中国人口,已经过亿了。

所以,李世凯考得秀才功名,着实让李家上下自豪。

然而,李世凯的弟弟李世海,运气却不如乃兄。

李世凯则劝慰弟弟:“现在兵荒马乱,国不太平,你不如做点实业,一来维持生计,二来也能帮衬乡里。”

李家家资殷厚,在当地算是富户,家里人闻说李世海要做生意,也都大力支持。

当时商水县很贫穷,人们除了卖粮食,就是卖骡马,李世海就想着,卖点不一样的商品来。

一日,他去田边踱步,走来走去,就来到了一大片芝麻地前——这片芝麻,是为自家吃香油种的。

很多时候,家里来客,闻到他家磨的香油味,都大呼好香,父亲则会笑呵呵地拿出一瓶来,大度地送给来人。

李世海忽然想到,自家磨的香油这么好吃,何不拿出来售卖,让别人都尝尝?

想到这里,李世海便高兴起来。

李世海想大干一场,就专门盖了个香油坊,买了不少磨,雇了不少佣工,至于拉磨的驴子——家里有的是。

李世海用的芝麻,是自家地里产的,侍候芝麻的工人们很操心,活干得细致,所以,地里出产的芝麻个儿大,饱满,并且形状大小都差不多。

磨香油的工艺,李世海从小就司空见惯,早已烂熟于心,从选芝麻、炒芝麻再到磨酱、出香油,他比家里老师傅都在行。

李世海做事细心,香油磨得仔细,做出来后,比家里吃的还要香;甚至连隔壁村子都能闻得到,人若从香油坊经过,都舍不得移开脚步。

李家的香油在当地出了名。

虽然当时的社会,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巨变,但老百姓总要吃饭,这么好吃的香油,任谁也抵不住诱惑,况且,价格也不高——李世海的父亲告诉他,薄利多销,尽量让更多人吃上香油,也算是为李家积福。

凭借风味独特的香油,李世海为李家积累了不少资产。

2

第二代:李长连——让李家天然小磨香油走出了河南

李世海的儿子名叫李长连,自小耳濡目染自家做香油,成年后,从父亲手中接过接力棒,开始了他的经商旅途。

李长连大面积种植芝麻,也收别人种的芝麻,挣的钱全部用于买地、种芝麻、建更多、更大的香油坊。

李长连比父亲更有魄力,也更有远见,他想让李家的香油走出孙楼村,走出商水和河南。

于是,他派出不少佣工去外地联系香油的业务,一批批的香油也被高头大马拉去了更远的地方。

当时,袁世凯位高权重,很多京城里的达官贵人常去项城拜访袁家。

项城离商水不远,项城人也经常买李家的香油,以至于后来,袁家人都拿李家的香油当做特产,作为回礼,送给京城来的大官们;渐渐地,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的名气传到北京,很快,李长连便开始和北京人做起了生意。

李长连头脑精明,精力充沛,又继承了父亲心细的优点,所以,李家的生意越做越大。

3

第三代:李好俭——一个生不逢时的传人

李长连有两个儿子,一个名叫李好俭,一个名叫李好俊。

大儿子李好俭对做生意很感兴趣,而二儿子李好俊,则不喜经商。

李好俭立志超越父亲,怎奈生不逢时,连年的军阀混战,掏空了中国,也让老百姓们心力憔悴,在这动乱时节,别说吃香油了,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

所以,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的生意慢慢衰败下来。

加上后来的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李家的生意一落千丈,偌大的肥田也收不了多少粮食了,更别提香油生意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到了李好俭的儿子李忠郎这一辈,战乱终于平息,国家安定下来。

李忠郎和新中国同岁,算尝到了几代人都没尝过的和平的滋味,虽然当时的中国很穷,但至少没有了战乱,民众们也无须担惊受怕了。

李好俭眼见中国安稳,未来的形势肯定一片大好,自己后继有人,又值壮年,思忖着,誓将自家香油的生意做好,重振家业。

李好俭做出了一个非常详尽的规划,准备大展手脚。

然而,却还没等实施,土改政策下来了,李家的数百顷良田,瞬间被瓜分一空,李家还被扣上地主的帽子。

这次打击,对李好俭是致命的。

李忠郎在回忆父亲时说:“我印象中,我父亲出门都不敢抬起头,也不敢在人前高声说话。”

李好俭常常告诉儿子,李家以前的风光——良田百顷,骡马成群。

即便在去世前,李好俭还惦念着香油生意,拉着儿子的手,不停地说“重振家业”。

在李忠郎心里,常常想着从前李家的巅峰时刻,而所有的辉煌,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一瓶好香油。

李忠郎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自己的香油做好,光耀门庭。

4

第四代:李忠郎——绝地反击,积累资本

打定主意,李忠郎买来石磨和牲口,置办了一副香油挑儿,开启了新时代的香油之路。

耐心和细心在李家基因里从不缺少,李忠郎把每一个磨香油的工艺都做得极为细致,就连芝麻里极小的杂物都挑得干干净净。

李忠郎的母亲和岳母也来帮忙,两个老太太整天坐在门口筛芝麻,老人家干活儿不快,但很认真。

将磨好的香油放进扁担里,李忠郎便敲着油梆,走街串巷地兜售香油。

很多老人和他攀谈过后,大多会说:“噢!我听说过你们家,你们祖上有功名,家里有几百亩地,养了不少牲口,真阔气啊!”

如果另一个知晓李家根底的人听见此话,多半会补一句:“他们家的香油,还卖到过北京哩!”

李忠郎听到这里,也不搭话,只是笑笑,心中的想法却愈加坚定:一定要把李家的香油生意做大!

改革开放以后,国家政策转好,人们的收入也逐步提高,花钱也不像从前那般束手束脚了,寻常人家里也都吃得起香油了。

凭借风味独特,李忠郎的香油渐渐有了市场,他的香油坊开始接起了订单。

李忠郎挑担远走、兜售香油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新时代,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走着。

李家的香油坊扩大了面积,增添了设备,还雇佣了工人。

尽管李家订单很多,李忠郎对香油品质的把控仍然很严:芝麻一定要细细晒过,炒制的火候,也都是亲自盯着,唯恐炒得不及或者过火,造成香油口感不好。

当时,磨油的工艺还不发达,也无先进设备,只能用老传统的石磨,驴子拉着转。

李家天然小磨香油又渐渐有了名气。

就在所有的形势都转好的时候,李忠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李家的油坊,搬到周口去。

李忠郎觉得,李家天然小磨香油想要走出河南,必须先走出商水;周口是个地级市,市场大,人口多,对香油的需求一定大,李家的生意肯定也会更好。

租地、盖油坊、买设备、雇工、磨油……这一套流程下来,几乎耗光了李家所有的积蓄。

李忠郎这次的大动作,颇有背水一战的意味,然而,家族中却无人出言劝阻,道理很简单:这个敢闯敢干的后生,一旦决定了某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当然,李家后来的事情,更加印证了族人的想法——不阻拦是对的。

李忠郎的香油进入周口市以后,如入无人之境,李忠郎手中拿着李家天然小磨香油,仿佛拿着一个战无不胜的利器,可以面对任何敌人。

从改革开放,到新千年,李忠郎用二十多年的时间,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二十几年的时光里,李家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同时,也为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的新世纪之路,打好了根基。

5

第五代:李永生——传承与创新共融,古法与科技并存

李永生从父亲李忠郎手中接过香油坊的时候,才二十出头。

李家的基因里不缺少耐心和细心,同样也不缺少生猛的冲劲;父亲一路艰辛走来,李永生都看在眼中;对于曾前如何辛劳,父亲虽然只字未提,但李永生明白,父亲做的这一切,只为爷爷临终前的四个字——重振家业。

李永生想比父亲做得更好。

接手香油坊后,李永生并未像很多年轻人那般,看不惯老传统老路子而急于表达自己、急于革新。

李永生知道,传承并非守旧,做事情,不存在老传统,只有老思维,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使之更符合现代社会的趋势,更符合现代人的生活习惯,才是李家天然小磨香油新世纪之路的方向和目标。

同样,在新世纪,随着香油企业渐渐增多,李永生也有了危机感。

要摆脱危机,唯有革新。

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的客群很庞大,香油的产量渐渐供不上了,在很长一段时期,李永生手机来电,全是催发货的。

李永生觉得,长此下去,势必会失去不少客户。

年轻人的冲劲时刻激荡着他,于是,李永生用家中所有积蓄,又向银行贷了款,扩建了厂房,增添了设备,将陈旧的石磨换成了现代化的电动石磨。

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的产量,渐渐提升了上来。

苛选的芝麻

一直以来,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用的都是豫东芝麻,随着用量的增大,豫东芝麻的供应,有些捉襟见肘了,而当时,很多香油厂家都采用南非的芝麻。

南非的气候和土壤,很适合芝麻生长,所产的芝麻个头儿大,颗粒也饱满。

但是,当李永生把南非芝麻和豫东芝麻用同样工艺磨出香油后,反复比对,发现国产芝麻虽没有进口芝麻出油率高,但油更香、味更醇。

李永生说,2斤南非芝麻可以出1斤香油,如果用豫东芝麻,则2.5斤才出1斤香油,而中国最好的芝麻,就是在豫东。

从此,李永生就没有再换过芝麻,很多时候,他都是出高价去收购当地农民的芝麻。

从选择芝麻,到炒制,到磨酱,再到出香油,一系列流程全部工业化,此番好处就是产品更稳定,产量更高。

然而,李永生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香油没有以前香了。

香油的危机

香油不香,如同人丢了魂儿,空剩一副皮囊,即便再华美,终是无用。

李永生从做香油的源头开始排查,一直到最后一道工序,没有发现一丁点儿的问题。

李永生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雪片一般的订单,仍像往常一般,纷纷扬扬地飘到李永生的办公室里。

这让李永生坐立不安。

这个问题折磨了李永生整整两天,当父亲来到香油厂的时候,李永生还在愁眉不展地苦思冥想。

父亲知道原因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坐一旁默默抽起了烟。

过了好久,父亲才开口说话,说起了他以前卖香油的情形,李永生的奶奶和外婆,两个老太太就在油坊门口筛芝麻……

筛芝麻!

一道灵光,像霹雳一样闪进李永生的脑袋里。

原来是这样!

李永生立刻起身,跑向车间。

三道独特工艺

因为是全工业化生产,芝麻洗干净后,就入炉炒制,其中的大小芝麻并未分开,往往是大芝麻熟了,小芝麻就会糊;小芝麻熟了,大芝麻还没断生。

这样炒出来的芝麻,怎么能出好香油?

李永生来到炒芝麻的机器旁,抓起一把来看,果然如此。

同时,李永生也想到了香油除杂过滤的问题。

于是,李永生和团队连夜开会,定制了一套筛分芝麻以及香油过滤的方案;次日,李永生派人去往机械厂,请来专家,共同研讨开会,最终确定了除杂、筛分和过滤的设备。

芝麻运来后,第一步就是除杂,也即是,在筛去杂物时,李永生也筛分了大小芝麻。

芝麻筛分好之后,开始炒制。

在炒制过程中,会有芝麻粘连,李永生就定制了一套速凉设备,将炒制好的芝麻输送其中,迅速降温,粘连的芝麻就会分开,从而芝麻壳会被抽取走;不过,尽管如此,仍会有粘连的芝麻存在。

于是,李永生就又定制了一套振动筛,专门筛去这些粘连的芝麻。

芝麻炒好后,就用石磨磨,磨出酱后,再往其中加水,水比油重,以水带而油出,古称“水带法”。

带出的油,含有少量的酱和杂质,李永生又定制了一套除杂设备,将香油输送其中,循环除杂,共计360次。

这样做出来的香油,色如琥珀,质地浓滑,香气不清淡,也不过分浓郁,风味独特,口感极佳。

李永生说:“在继承古法九道工艺的基础上,我们又增加了三道独创的除杂工艺,所以,比起一些只采用传统方法的小磨坊来,李家天然小磨香油的杂质更少,油也更纯。”

李家天然小磨香油崇尚天然,所以,并没有加任何添加剂,李永生觉得,加入添加剂,是对香油的大不敬,况且,李家的前辈们做香油时,并未加一丝一毫的添加剂。

餐饮的青睐

如今的李家天然小磨香油,已经走出周口,到郑州来开拓更大的市场;他家的香油,也受到更多名餐企的青睐,像阿五红烧黄河大鲤鱼、巴奴毛肚火锅、鲁班张葱烧海参等一千多家知名餐企,都在用李家天然小磨香油。

一些食材不断升级的餐企,在升级时,也会带着这瓶天然小磨香油,虽然用量不大,但可以看出,很多餐企已经注意到这个锦上添花的调味品了。

不过话说回来,好食材,人人青睐。

当然,现在李永生的目标,不止是重振家业这么简单了,他想让李家天然小磨香油走出河南,走向全国,甚至走出中国。

在2017下半年,郑州召开了一次“食育大会”,很多外国食育专家也来到了郑州,见到李家天然小磨香油,尝过之后,纷纷竖起大拇指,后来会议结束,李永生便邀请这些外籍专家参观香油厂,临走时,还为每人拿上了一瓶李家天然小磨香油。

一切都越来越好,可李永生觉得,从接手香油厂到现在,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离定下的目标还相差很远。

李永生常常会想起,李家那些素未谋面先人们,想着他们用骡马驮着香油,远足跋涉的情景。

现在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或许,人生就是一场无穷尽的跋涉吧。

推荐阅读
  • 美食资讯
  • 餐厅推荐
  • 菜谱
  • 食材
  • 曝光
  • 美食节目
  • 养生食谱